迟暮之归

闪电侠的心累史,又名「英雄什么的不干了」

第一次尝试写这个歌词向,所以可能有不好的地方,就写着玩的。


  放弃啦
  不干啦
  当个英雄累死了
  尼玛整天都被反派们虐到底为个啥
  逆闪啊
  你为啥
  就是不放过我呢
  就这样看着你
  一刀戳进妈妈的心脏
  
  成为闪电侠的日子最开心
  闪电小队各种搞怪依然帅
  但幸福的时刻再回不去
  都是悲伤和痛苦
  一切还未破裂的那个时候
  欢声笑语响彻整个实验室
  现在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真相大白的一瞬间如此
  残酷  无情
  听说新的对手他又是一个极速者
  全程揍我不带喘气比我厉害啊
  我连脊椎都被打断了还能做啥
  发现自己只有速度快
  极速他更快
  虐我像虐菜
  
  放弃啦
  不干啦
  反派们都好凶残
  爸爸死了我救不了
  试图改变过去啊
  完蛋啦
  心累啊
  彻底放弃不干啦
  艾瑞丝在未来都被杀啦
  谁都救不了
  放弃啦
  不干啦
  当闪电侠累死了
  尼玛费劲心思各种被虐到底为个啥
  心累啊
  不干啦
  抓完反派就回家
  咦呜呜啊——QAQ

《双生依》


一同来到这世上
我和你不分彼此
一路形影不离
只因双生双依
——双生依

当初的我们形影不离,如今的我们形同陌路
我远远避开你,你远远看着我
你的身边都是一群需要你的人,我的身边什么也没有
过去的决绝,今昔的悔恨
我错了…你不要离开………


天空飘着细雨,给万物蒙上了一层纱衣。
一袭蓝衫,一柄轻伞,静立于天地之间,仿若一幅画。
展昭看着身前的两座墓碑,神色哀伤:“对不起…”
对不起,当初没能见到你们最后一面。
对不起,我不是想要离开。
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他…
又静默了很久,展昭转身,毫不留恋的翻身上马,扬尘而去。
却未发现,不远处一直有双眼睛在看着他。
“你既然离开了,为什么又要回来……”一样的容貌,不一样的神情。


黑暗吞噬了最后一丝光明,夜幕降临。
万家灯火,形成夜晚的一道光景。
深夜,一家已经快要打烊的饭店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可在最角落的地方,坐着一名白衣少年,他的面前放满了空酒坛,而少年却依旧在喝酒。
展易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只是麻木的往嘴里灌着,直到神志不清,直到思绪停止,泪水却仿佛停不了,一滴一滴,溅在尘埃里。

“大当家,你们回来了。”小二恭敬的对着进入店门口的五人行礼。
“哎,累死俺了。”徐庆的嗓门依旧是最大的。
“三哥,可是你要嚷嚷跟着的,哈哈!”白玉堂打趣道。
“哎,小二,那是谁?难道还没关门休息么?”在一旁乐得看戏的蒋平突然瞄到角落里的白衣少年。
“爷,这人白天就来了,在这喝酒,已经喝了好几个时辰,可他也不走,我也没办法。”小二苦着一张脸。
“是嘛~”蒋平向展易走近,待看清了这人样貌,不由得惊呼:“展昭!?”
“什么?居然是猫儿!”白玉堂惊讶的合起扇子,连忙走过去,“没想到你这小猫居然偷酒喝!”


“你为什么跟着我!”展易转身看着身后的展昭。
“我…”展昭欲言。
“懒得理你!”展易一个翻身,越上墙头,离开。
………………………………
眼前是模糊的身影,好像在喊着谁,展易摇晃着起身,“不要管我!你懂不懂!!”
眼前的身影停止晃动。
展易觉得一切都好像远离,什么都不重要了……

五鼠有些震惊,他们从未看过这样的“展昭”,满脸泪痕,加上醉酒,整个人十分狼狈。
“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明白!”展昭从暗处闪身扶住倒下的展易。
“!”五鼠有些震惊的看着两个人,两个展昭?!


展易艰难的睁开双眼,推开扶住他的展昭“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开!!”终是陷入了黑暗。
展昭有些悲伤的看着昏倒的展易“你就…这么…”恨我么……
“猫儿…这是?”白玉堂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我弟弟,展易”展昭动作温柔的扶起展易,“玉堂,带我去一间客房。”
“好”


夜色朦胧,柔和的月光悄悄地探进窗户,照在展昭的身上,整个人散发着淡淡光芒,好似就要消失。
展易醒来便看到这样的展昭,心,停顿了一下,一丝不安渐渐弥漫……
“小易,你醒了。”展昭转身,有些悲伤的看着展易。
“你怎么在这里!”展易移开目光,口气不善。
“…”展昭笑了笑,“你好好休息,这里是陷空岛的酒楼,莫要劳累。”
“…我先走了”展昭抿唇,拉开房门,离开。
“哥……”展易痛苦的呢喃出声。你为什么不解释……哥…


“猫儿,你没事吧?”白玉堂看着明显在走神的展昭。
“…我没事,玉堂…”展昭闭了闭眼。
“嘿,展小猫,原来你有弟弟啊,从来没听你说过。”徐庆一巴掌把桌子拍的抖了一抖。
“三弟!”卢方略带歉意的看向展昭,“三弟就是这样,还望展大侠勿怪。”
“卢兄严重了。”展昭不在意的摆摆手。
“呵,你们还是离我的‘好哥哥’远点,省得他又害了你们!”一道讽刺的声音从楼梯传来。
“你说什么?”白玉堂拍案而起。
“玉堂!”展昭按住白玉堂的肩,“小易,你怎么起来了?”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展易情绪有些激动。
“你!!”白玉堂终于忍不住了,“他是你哥,你这是用的什么语气和他说话!”
“哼,我情愿没有这个‘哥哥’!”展易语气越发激烈,“你当初既然走了,为什么又要回来!是为了看望父亲母亲?假仁假义!”
“小易…你还在怪我么……”展昭难掩悲痛。
“对,从那时起,我就恨你!我恨你,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展易推开展昭,飞奔而出。


血……
满地的血……
谁的?为什么我的心好痛……
“哥!!”展易猛的坐起,“哥,哥,你不能有事,不能……”

夜,低沉的让人喘不过气。
一道身影跌跌撞撞的走着。
“玉堂…我可能要失约了…”展昭失去了意识。

“哥!哥!你怎么样了?”展易失控的低吼。
“唔……小易…?”展昭渐渐清醒。
“哥,你不要死,你不要…”展易语无伦次。
“小易,我…回不去了…”展昭只觉得自己在一点一点远离,“帮我……照顾…大人……”
“哥!!!!!!”展易抱紧展昭,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


“展护卫还没回来吗?”包拯担忧的询问。
“大人,展护卫还没回来。”公孙策亦是一脸担忧,“相信那孩子吧。”
“展大人……”四大门柱不停的踱步。
没有人看到,远处一闪而过的白影。

哥,你看,没有了你,开封府也变得不完整,你看到了吗?他们很担心你,他们相信你能回来啊……


“猫儿!”白玉堂闯进开封府,看到一身红袍的展昭跪在灵台前。
“白兄,我弟弟死了。”展昭红着双眼,哽咽道。
“是么……”白玉堂身形微颤,眼中闪过一抹悲恸与绝望,“节哀…”
转身离去………


夜幕低垂,河岸边,火花四溅。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不是我哥的?”展易看着身前的白衣男子。
“一年前。”白玉堂看着远方。
“既然你知道我不是……”
“不,你是展昭!”白玉堂打断展易的话,语气温柔,“只不过你不是五爷的猫儿…”
“一年了,现在的你足以保护开封府那一窝子了,我也该离开了。”白玉堂笑了,那是释然与心满意足的笑。
“你要去哪?”展易轻声问,因为他知道……
“我也该去陪我的猫儿了,他,在等我……”白玉堂转身,渐渐隐没在黑暗中。
猫儿,等我……

记:
忘川河旁,三生石前。
一白一红,身形交错。
“玉堂,你来了。”
“猫儿,久等了。”

《错过》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然而,前世的我们相识相知相爱,却换不了今生的一次回眸。
——题记

陷空岛.
“老五,你怎么了,脸色很苍白啊。”韩彰看着刚走进大堂的白玉堂。
“五弟,你不舒服就多休息,待会让你大嫂帮你看看。”卢方看着白玉堂苍白如纸的脸色,满目担忧。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白玉堂随意的坐下,摇了摇头。
“呦呵,没想到堂堂锦毛鼠白玉堂白五爷也会做噩梦呀~”蒋平拿白玉堂开涮。
“死病鬼,五爷我现在没工夫跟你瞎闹。”白玉堂瞥了眼蒋平。
“行了行了,老四,你怎么又跟老五闹起来了。”徐庆嚎了一嗓子。
“嘿,我……”蒋平突然停住,“老五,你怎么了?!”
却是白玉堂突然晕了过去。

“不碍事,可能是五弟这几天没休息好,他只是疲劳至昏睡而已,多休息休息就行。”卢大嫂将白玉堂的手放下。
“那就好,那就好,五弟突然倒下去,真是吓死我们了。”卢方摸了摸额间的虚汗。

梦境.
“白兄,展某还有公务在身,烦请让开。”一道模糊不清的红影。
是谁……
“哎,猫儿,你明明答应五爷我要和我去喝酒,怎么,又想赖账了?”清晰的白衣。
那是……我?

“猫儿!撑着,我带你回开封府!”白衣抱着倒下的红影。
“白玉堂,你莫要欺人太甚!”红影愤怒。
“嘿,欺负你又怎样?你打我啊,打我啊~”白衣跳到面前,轻推着红影。

“呵呵……猫儿,看来我要食言了,咳咳……”白衣捂住嘴,“愿来生能……再遇见你……”

一袭红衣跪地悲恸,浴血而战。
……………………

“猫儿……!”白玉堂猛的睁眼,眼底是未散的悲伤。
“啊,老五,你醒了?”韩彰惊喜的看着起身的白玉堂。
“嗯,二哥,我想在休息会儿。”白玉堂用力的眨了眨酸涩的眸。
“那行,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韩彰退出了房间。
“你到底是谁?我……认识你么……”白玉堂喃喃。

开封府.
“大人,找属下有什么事么?”展昭看着身前他最崇敬的人。
“展护卫,哎……襄阳王意欲谋反,可苦于找不到他的任何罪证,皇上十分忧心。前些日子,密探来报,一座冲霄楼拔地而起,而我们需要的罪证就被襄阳王明目张胆的放在楼里。皇上得知此事,现在突下密旨,让展护卫你……前往襄阳,拿取罪证!”包拯抚须,眉目紧皱。
“大人,属下定不会辜负皇上的旨意,大人的期望!”展昭目光坚定。
“展护卫,这是个陷阱!”公孙策难得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会死的!”
“属下明白,但不论如何,这是我们让襄阳王伏法的唯一途径。”展昭跪地叩首,“这也许是属下最后一次拜别大人与先生!”
话落,展昭毅然起身,属于南侠的神情浮现在他的脸上。
“展护卫……!”包拯企图挽留,最终还是放下了。
“大人,也许当初我们错了啊!”公孙策想起几年前青年眼中的坚毅。
“我不该将他拉入这泥沼,他是属于江湖的,而不是庙堂,如果一开始……也许这一切都不一样了……”包拯看着展昭离去的背影,视野渐渐模糊,恍惚间,那红衣护卫变成了蓝衣侠客。

“大人,先生,展昭从未后悔!”展昭深深看了一眼开封府的大门,温润的笑一闪而逝,飞身上马绝尘而去。

襄阳.
冲霄楼
展昭看着高台上的黄卷盟书,疲惫的神情一扫而过,握紧盟书,正要离开时,脚下的地板却突然断裂。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铜网,展昭抚着剑刃,“阿阙,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了。”挥剑,尽数斩断。
借着剑气的力道,展昭悄无声息地立于阴暗角落的石柱上。
“走路都没有声音,你还真是只猫儿!”
“谁?!”展昭警惕的握紧剑柄,面上看不出表情,心底却如惊涛骇浪,襄阳王身边何时有了这等高手?
没有任何声音,刚刚的声音仿佛是幻觉。
“……”那道声音好熟悉,展昭收剑入鞘,“幻听么?”眼底的迷茫不曾消散。
正待转身,机关的响动让展昭凝神,四面八方飞来细针。
身法缥缈,剑法超然,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场针雨持续了一炷香之久。
那道始终挺直的身影轰然倒下,一身红袍的他看不出伤口,地面却被血染红了。
展昭无奈的笑了:“看来还是不能活着离开了……”展昭一声轻哨,一只白鹰盘旋而下。
“小白,拿好盟书,一定要交给大人!”展昭抚摸着小白的羽毛,“还有阿阙,我不能让它随我长眠。”
巨阙嗡嗡低鸣,似是知晓自己的主人即将消逝。小白低头蹭了蹭展昭白的透明的脸颊,
展翅高飞。
一切交代完毕,展昭忍受着身上的剧痛,越发模糊的视线,一道白影浮现“猫儿,我来接你了……”
是……谁……

熊熊大火,划破了黑夜。
襄阳破,冲霄倒!

陷空岛.
“呃……”白玉堂惊醒,怎么回事,倒下的是谁?
这一夜,注定不会平静。
“老五,老五!”蒋平冲进白玉堂的房间,“老五,你知道吗,昨夜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事?吵吵闹闹的!”白玉堂不爽,才刚刚睡着,就被吵醒了。
“嘿嘿,那个襄阳王知道吧?他被包拯抓了,罪证确凿,就在开封府里被龙头铡铡了!听说是展昭破了那机关重重的冲霄楼,拿回了盟书,不然还治不了那襄阳老贼,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可惜了那展昭,他却死在了冲霄楼。”蒋平遗憾的摇了摇头。
“……”
看到愣住的白玉堂,蒋平扇了扇扇子,“就是那只御猫,开封府的四品带刀护卫。”
“是吗……”白玉堂声音有些虚幻,“四哥,我累了。”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蒋平耸了耸肩。
就在蒋平离开不到半盏茶的时间,白玉堂起身,离开了房间。

一道白影立在江边,衣角不时随风飘动。
“展昭……为什么这么熟悉?明明我不认识你……可是”白玉堂抬手按在心口上,“为什么当我听到你的死讯,这里会……这么痛,这么痛!”
白玉堂闭眼,梦中的那道红影越发清晰,温润的笑颜,如此熟悉……
“猫……儿!”

记:
“即使白玉堂重生了,他也不会记得你,而你,也会忘记他……重生意味着一切的开始。”
“只要玉堂还活着。”
“哎……痴儿,痴儿!”